欢迎访问中共郴州市委老干部局官网!

在线投稿留言反馈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您现在位置:首页 >> 夕阳风采 >> 老年园地

忆乡愁:忆起近五十年前学农的故事

日期:2019-04-15 08:52:11        来源:李成秋        阅读:2083        【字体:  

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在安平完中读高中,那时响应毛主席的指示,“学生也要学工、学农、学军……”学工、学军学得少些,印象最深的、学得最多的还是学农。在学农中,我也学到了不少知识和劳动技能。

我们那时候学的农可多啦,有拌砖、种黄瓜、作烤烟、开荒种花生、上山杀竹、打禾坪、捡围墙,这些都是劳动强度和场面大的,还有不少的学农根本记不得那么多了。

首先来说拌砖吧。我们那时到安平完中读书,学校是一所刚兴办的高中,校舍不够,学校发动学生拌砖。第一道工序是挖采泥巴,泥巴挖好后由全组十多个学生用赤脚踩泥巴,泥巴越踩越粘,要用很大的力,有时脚都拔不出来,特别是越没力气的时候越难踩。泥巴踩好后,就是拌砖了。举起一坨泥巴往事先摆好的砖架子里砸下去,然后将多余的泥巴用钢丝做的刮子刮掉,侧起将做好的砖坯摇一摇,放到垫板上,再垒到砖畦子上晾干后,就装窑烧砖。整个拌砖过程都是力气活,好在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,力气有,就是肚子不得饱。当时规定,拌砖的同学可加二两米饭。看着烧好了的红砖,那真是百感交集。

种黄瓜和作烤烟是在校内学农基地上做的。我们的班主任钟才光老师,看起来不像个做农活的,可似乎什么都懂。种黄瓜要施大粪,这是他教我们的,也是我在安平学农学到的知识。我们班种出的黄瓜又长又大又多,超额完成学校分配的任务。作烤烟要打荪,每天清晨,上完早操,全班同学下到烟土里捉虫打荪,一条条青青的虫子被我们从烟叶上请下来捏死,也不怕什么虫不虫的。不把它消灭,我们种的烟叶就会被它吃掉,烤烟比我们的个子还要高。到烟叶成熟时,还要将烟叶扎起来上烤。黄橙橙的烟叶刚出烤房,香气四溢。

声势最大的是到安平一个叫苗子山的山上开荒。全校上千人,扯着红旗,唱着歌,背着锄头,挑着畚箕,那真是浩浩荡荡、人山人海。苗子山上口号声、唱歌声、广播喇叭声、挖土声、挑担子走路的“咚咚”声、劳动比赛的加油声,响成一片,组成一支劳动进行曲。连续劳动一个星期,层层梯田甚是壮观。回到学校,语文钟老师布置我们写一道作文题叫做:《英雄鏖战苗子山》,由于是亲身经历,写出了不少有血有肉的文章。从那时起,我记住了一个“鏖”字。开荒的地上,种上了花生,老师告诉我们,作生土要撒上生石灰,那样可以减少虫害,种出的花生籽实。到收花生时,还真是粒粒籽实饱满。我第一次听说种花生要撒生石灰,这个知识我牢牢地记在心里。

禾坪为什么要“打”呢?这里面也有知识。学校内礼堂边有一个泥坪,下雨天烂糟糟的,不好过路。钟老师发动我们班搞义务劳动。我们将禾坪整平,挑来了黄泥土,用石灰拌起,用一定比例的水调和铺到禾坪上,然后发动同学们一人拿一块木板朝着铺好的地面打,打出光滑滑的一面就行了。禾坪要“打”就是这样来的。

第一次捡围墙让我见识了。我们班后面的围墙没建,管理起来不方便,又是钟老师发动班上同学捡烂砖头,挑卵石,拌石灰,捡围墙。捡好围墙脚后,用抖墙夹板装好,然后一层石灰一层烂砖头或卵石铺好,一般一瓣三层就可以。一瓣一瓣地捡,几十米长的围墙在我们的劳动下挺起来了。据说现在这围墙近五十年了还在日夜站岗放哨。

最具冒险精神的还是上山杀竹。老师将我们分成小组,分赴羊脑、关王、坪上等地杀竹。我同谭文华等被分配到羊脑广义村段贻芳家杀竹。头一天走路到羊脑,第二天清早,山间雾气蒙蒙,我们一人拿一把柴刀,踏着露水上山了。不一会儿,露水湿了衣裤也顾不上,蛇看见我们悄悄溜走了。一根一根的砍下竹子,将枝节削光,一人一捆竹子杀好了。那时候没有什么矿泉水可带,口渴了捧一掬山泉水,清凉可口。可不知怎么回事,喝了山泉水,肚子里唱起了空城计,一下子肚子就饿了。

学农有学农的好处,为我们的人生增加了不少阅历,过去近五十年了,到现在想起来,还觉得蛮有味道呢!

【责任编辑:】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中共郴州市委老干部局    版权所有   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    湘ICP备16021722号
通讯地址:郴州市人民西路16号    
信息报送邮箱:czlgbj@163.com    在线投稿